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> 栏目导航
热门排行
您的位置:主页 > 教师资格 > 教师资格

杨澜偕“女人帮”时尚亮相 “少女之友”崔永元卖萌出场


发布日期:2021-12-06 00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为了参加杨澜的《幸福要回答》见面会,崔永元穿着灰色立领毛衣和一条“低调”的橘色条绒裤上台,杨澜解释说:“谢谢崔永元,这是他最时髦的一套行头。”崔永元眯着眼笑着说:“我刚才见到杨澜说,我这么穿行吗?她说你不要考虑穿什么,你穿什么都一样。”

  杨澜和崔永元曾有一个梁子,2005年杨澜的节目《天下女人》刚开始,崔永元说过:在娱乐至死的年代,看把杨澜逼成什么样了。

  活动现场杨澜对崔永元说:“时隔八年之后,我要跟你说,真的没有人逼我。做这个节目其实是女人的优势。”崔永元开玩笑说听到这个更痛心了。杨澜解释:“做一个女性的节目能够把我们非常随性、感性的那一面淋漓尽致表达出来,而不只是用一种职业的形式来面对,我很享受这个过程。”崔永元马上乐呵地说:“你怎样做都不影响你在我心中的地位。”现场媒体和粉丝都笑了。崔永元接着认真说:“媒体当中坚守的人很少,主持人这个行当更难。在我眼里,杨澜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坚持独特表达,坚持独立思考,坚持自己的思想的主持人。所以我觉得我从内心尊重她。”然而,幽默的崔永元刚说了两句严肃话,马上开始调侃:“当时我想她的立场是不是摇摆了,那我们追随她的人应该怎么做呢?我有很大的疑惑,结果我一头扎进了娱乐节目,她今天告诉我,她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  有主持人八卦地问崔永元有没有“暗恋”过杨澜,崔永元马上“批评”说:“一看就是刚出道的主持人问的,这种有答案的问题问它干什么。”现场沸腾了,杨澜也乐了。

  杨澜说崔永元睡好觉才能幸福,崔永元指着黑眼圈说:“我早上六点才睡着,下午参加这个活动,只有朋友才跟你说心里话,黑眼圈是因为没睡着。如果是媒体采访,我就说彻夜难眠在思考,中国电视该向何处去啊!中国的出版业将是什么样的环境?”崔永元还透露,前几天发烧了 睡得特别好,中间醒了两次,女儿拉着他的手问爸爸好点了吗?“我天天想发烧。”杨澜笑着说,她采访过一些研究幸福的心理学家、社会学者,发现能够给人带来最深刻的幸福体验,一是个人的成长,一是爱。

  崔永元问她幸福是什么?杨澜说最近觉得没有纯粹的幸福,幸福都是和烦恼相伴而行的。“最近特别烦恼,我是不是做的事太多了。我希望以后幸福能够再简单一点儿,应付的事情太复杂了,是缺乏智慧的表现。”当了妈妈的李小璐谈到自己的幸福就是一离开女儿就崩溃地想她。柯蓝说:“幸福是每个人找到自己自由自在的方式。”

  秋微觉得舒服比幸福还重要。洪晃说她最近好多幸福来源于他们开的小店,卖中国设计师的衣服。有一个做小买卖人的小幸福感。“但人要了解自己,一般找幸福感永远在找社会对我们的认可。从别人身上找到幸福感,这个挺难的,包括朋友也会说出一句让你挺伤心的话。最好幸福感是对着你自己,你知道你自己要什么,就会容易做到。”

  微博上流传杨澜给女儿的多少个忠告,杨澜说:“对不起,那都是别人杜撰的。”为了以正视听,在《幸福要回答》中,杨澜写了14条对儿女的忠告,包括“你的朋友必须是尊重你的人,否则不管他有多大魅力,远离他”;“你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,所以不必在这方面花太多精力”。

  问杨澜这两天读什么书,她笑着说:“其实最近一直沉浸在贾平凹先生构建的乡村世界里,中国乡村的场景,人口流失,文化没落所带来的一系列困惑和矛盾。我昨天半夜两点多睡,因为今天要做他的一个采访,而他的书大部头比较多,看了几本,还有几本没看,所以临时抱佛脚。”据说现在很多主持人只靠团队出采访提纲,自己拿着一念,杨澜也是这样吗?她笑着说:“嘉宾阅读资料我都会看,最后的提纲也是由我来写,但做了这行22年,心里也会有很脆弱的时候,有时候开始采访时,心里突然就不确定,那时候你很需要团队的肯定。”

  杨澜也谈到爱情,她书里写到结婚纪念日请了一群好朋友聚餐,临别送给每位朋友的礼物是一只手工制作的“不求人”,也叫“痒痒挠”。“婚姻在什么时候都可能发痒。痒也不要紧,及时挠挠就好了。没人能替感情打保票,不过,这也带来一种探险的乐趣,就像读一本小说,悬念在最后揭开。如果有谁要预告结局,最好让他先闭嘴,嘘!不要败坏了我们的兴趣。”

  最近大热的女主持人书就是柴静了,杨澜说:“我们举办过职场女性榜样的评选,当时柴静刚从记者转向主持人。我赞赏和欣赏一切热爱自己工作的人,柴静是一个很敬畏自己工作的人。”